Tuesday, 17 March 2015

舊年12月 (上)

寫完11月的事後,突然好忙,超多嘢搞,所以隔咗咁耐都未有時間寫12月發生過咩事。

是咁的,11月佢走咗之後,大家都有點不捨得,我地都知道對方有點掛住彼此,所以比起佢11月嚟之前,大家接觸又變返多好多,之前有點生疏嘅感覺突然冇晒,好似變返兩三年前大家好好感情的感覺。

其實我而家做呢份工,係舊年七月先開始,我都冇咩假期攞,但係由於我地大客喺聖誕嗰兩個星期唔會開門,所以我地亦休息兩個星期。有一日同佢傾計嗰時,突然覺得好想去見佢,所以就決定用呢個假期去一去香港,得或唔得都要來個了結。大家都為呢個決定好開心,開始倒數一個月後再見,期間我地都保持住很好的關係同氣氛,我地都感覺係好喜歡對方的,雖然係一種不肯定的感覺。我喺香港只有七日時間,由12月25日至12月31日,不過我地覺得,如果係好似之前兩三年咁浪費時間,幾多時間都係浪費,如果係好好珍惜同相處的話,七日都可以足夠的。

我到埗嗰日佢要去教會分享,我到的時候已經夜晚,趕到去親戚屋企沖個涼後,又立即走出去同佢見一面。我地見面之間有成個月,搭飛機嗰時又無聊,所以我地見面時,我想對佢講乜嘢,早就喺腦入面重覆發生過幾百次,我知道我想講咩說話,我知我想問咩問題。但係見面時,我地擁抱了一下,從我地分開嘅嗰一刻接續返落去,跟住就覺得好緊張,地點又有點不對,所以想講的都冇講,一直在傾尐冇乜內容的計,不過送佢去搭的士時,分開前又攬了一下,錫了她面一下,不過據佢後來講返,佢認為係喺「混亂」中唔知點樣錫到的 sosad。這是第一日,當時有點自責,時間已經唔多,仲咁冇用。

第二日係boxing day,我地朝早好似以前咁去The One睇戲,跟住晚上就陪佢去一個唔知咩營,因為佢係講員,舉辦地點好似喺浸會神學院,好似係。我地朝早去睇的係「親愛的,原來是你」,齣戲唔錯,而且有一些喺機場告別的場面。其中有些位佢睇到喊了 (佢係喊包),我好想摸下佢個頭,但最後冇咁做,同之前十一月同佢喺溫哥華睇Interstellar嗰時的情況一樣,完全冇乜何進步 sosad。

跟住我地搭巴士入營,車程都相當遠。已經完全唔記得了,不過唔知點樣,就係巴士上開始拖住了手。落車後,係一個冇乜人的地方,我地擁抱嗰時,我就諗,我一定要而家就講出我打算要講的嘢,因為佢28日生日,佢傳統係希望27日同男朋友過的,所以我當時係好希望喺27日前講清楚這件事。最後擁抱住的時候就講了,佢嘅回答係「唔知呢」,咁我就話下次再問,跟住佢就帶我周圍行下,因為未夠鐘。後來佢又講返,女仔話「唔知呢」,就應該要追問多兩嘢,點知我會咁唔問 sosad。

我地後來去到海邊一個位,喺嗰度我第一次錫了她。當時當然係好sweet,但而家諗返其實好搞笑,因為明明「唔知呢」咗,但都走去錫人,真係好離譜。跟住我地走過去聚會嗰度,跟住回程,一直都是黐住的狀態,很開心。這是第二日。

0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