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23 March 2015

舊年12月 (中)

27日我地約好去南丫島,之前我可能只去過一次,又或者完全冇去過。延續住之前嗰日的好氣氛,我地唔係男女朋友的關係,不過搭船嗰時,喺南丫島行嗰時,一直都是黐住拖住的,一齊食了豆腐花,行了好多路,後來去到海灘。好在嗰日喺南丫島冇咩人,喺海邊攬住都不會太尷尬。就喺大家擁抱住嗰時,我又再問她,大家一齊好不好,今次佢學乖了,直接話好,佢後來講返,話再答「唔知呢」,我可能又會唔再問 sosad。

我地坐喺沙灘度傾咗好耐計,內容好多都唔記得了,最有印象係佢話,佢曾經有幻想過,有三件事係佢的「死位」,很希望有男仔會對佢做,冇人知係乜嘢,亦好難有人會咁做的,但係最近我就三件事都做/講齊了。但係我真係R爆頭都諗唔起我做過有咩咁特別,佢開估了其中一樣,因為係我剛剛喺船上做過的事,嗰件事係我之前冇做過的。嗰晚我地離開搭巴士嗰時,我又做了一個動作,佢就開估第二個死位就係呢件事。第二呢件事我估唔會有好多人會咁做,但其實係我的習慣,不過我只有喺佢上年11月嚟溫哥華時,先第一次對佢做。這是第三日,我看著嘉儀的一切都甚好。我好開心,因為陪佢過2014年12月27日的是我。

28日佢依然係假日,一齊返完教會崇拜,聽咗堂很爛的道後,佢帶咗我去赤柱,因為好多年之前,當時我地很好朋友,有次佢自己一個去赤柱行,沿途一直同我message住,好好傾,所以佢都帶我去睇下,佢鍾意的地方係點樣的。我地行了一段路,睇咗嗰個很爛的古井,影咗大量相,喺嗰度食完lunch之後,就坐喺海邊傾計同黐埋一舊。不過嗰晚我地唔可以一齊到太夜,因為佢生日正日的習慣就係同屋企人食飯。這是第四日,我看著嘉儀的一切都甚好。

星期一佢要返幾粒鐘工,朝早我好早就醒咗,覺得很掛念,而家我地只見得幾日,所以走咗去佢公司樓下,見少少也好,最終見咗30幾秒,都很開心。跟住佢放工後,我地喺一間我地以前試過一齊食嘢的餐廳食lunch,跟住睇咗齣霍金,然後穿過九龍公園,喺個疑似係碼頭的地方傾計。最搞笑係我地打算走時,諗住攬最後一下就離開,我地攬住,錫下傾下計,有時有尐小朋友跑過我地又笑下,到覺得凍要分開時,突然驚覺已經過咗個幾鐘 sosad,真係好離譜。其實我一直都唔會同人喺街拖手的,攬或錫就更加唔會,因為我會覺得好尷尬,但唔知點解,同佢做這些就覺得很自然。佢話佢都是,以前都唔係咁的,有時係佢唔想,有時係對方唔想,總知都唔係出街會拖手的人。不過其實佢咁講,我有諗,到底係對著咩人,會係佢想拖但對方唔方便?Anyway, 總之,對我自己嚟講,雖然我都幾廿歲,不過是一個新的感受,很意想不到。這是第五日。

星期二剛起床,佢就話同幾個妹報告緊新戀情,佢話大家都好震驚,同想食飯見下我,不過佢都係想二人世界,所以推了。我地早上喺朗豪坊見面,跟住去海洋公園玩到夜晚,大家都相處得很開心。我好憎戶外活動,行來行去,不過同佢一齊就是開心的。這是第六日,我看著嘉儀的一切都甚好。

0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