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29 July 2008

香港公安砌生豬肉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打完一鑊再砌襲警
2008-07-29

【東方日報專訊】警隊濫權變本加厲,觀塘法院昨日審理一宗襲警案時,爆出警員涉嫌在警署內毆打受查人卻反控對方襲警之醜聞,而兩名作供警員更在休庭期間公然「咬耳仔」,被法庭懷疑兩人有夾口供之嫌,裁判官鑑於兩警的行為可疑,加上他們的證供不盡不實,遂裁定涉事的區議員辦公室男助理一項襲警罪名不成立,將他當庭釋放兼判他獲賠堂費。

涉案被告謝德文(卅九歲),案發時為前區議員何秀蘭(相關)的辦公室助理,他原被控於去年十一月廿七日,在長沙灣警署內襲擊警員陳再武。謝當日到深水埗協助重建戶與房屋協會交涉期間,被指阻差辦公而遭帶署調查,其後有警員聲稱在搜身室遭謝踢打,警方遂起訴控謝襲警罪名,案件昨日開審。

同袍袖手於理不合

裁判官裁決時指,陳姓警員聲稱在搜身房內遭謝手」撞胸及腳踢膝頭,但另一在場警員袁玉驅竟無出言或出手制止,其「置若罔聞」反應於理不合,認為兩名警員證供並非誠實可靠,加上兩警作供期間被揭發私下傾談,被辯方質問傾談內容時又有不同版本,顯然不盡不實,對控方案情構成打擊。

隸屬長沙灣軍裝巡邏隊的陳再武昨供稱,當晚八時許在福榮街以襲擊及阻差辦公罪將謝帶署調查,入房後謝抗拒搜身,並向他批」及踢膝,更手摸腰間狀似取物,他大驚將謝推跌,並與警員袁玉驅合力將謝按在地,以襲警罪拘捕謝。袁亦供稱目睹謝襲擊陳,但未及即時制止,只稍後協助按着被告雙肩。

陳作供中途曾經休庭,惟再開庭時,辯方在庭上指出陳在休庭期間曾與稍後作供的袁傾談,陳直認不諱:「只係閒談,我唔覺得會惹人懷疑。」他更自言當差十三年作供數十次,明白作供期間勿與人交談的法則,卻解釋:「我只係問『尋晚華倫西亞場波係咪歐聯』及『個女警係咪守觀塘』。」認為與案無關,「傾都無問題」。袁則指二人只談及球賽。

謝德文自辯時則指,當晚被兩警帶入房後,他要求移往大廳作公開搜身但被拒:「呢度唔係你話事!」謝遂從褲袋取電話打算記下兩警編號及致電律師,豈料陳撲前想搶走電話,謝將手放後,陳即拳擊謝左胸再將他推跌,謝痛極蜷縮在地,陳竟再踢他左右小腿五、六次,每踢一次都大叫一聲「你襲警」。

邊踢邊嗌「你襲警」

謝一度向袁求助:「你同事咁樣打人屈人都得嘅?」惟袁只是旁觀,後來警署值日官高志明(譯音)入房察看及召兩警出房,謝再向高投訴:「呢度唔係大陸呀?」對方回應:「如果呢度係大陸就唔會係咁啦!」並派另一男警替他搜身。謝稍後聯絡到律師及拍下傷勢照片,他獲保釋後自行求醫,證實左胸及雙膝均有腫痛。

當日同被帶署的一名雜誌記者任辯方證人,他供稱被拘留時聽到有人大叫數次「你襲警」,但在場警員卻無動於衷,令他大感驚訝;他其後出房見謝已面容扭曲狀似想哭。而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亦撰信證明被告品格。

案件編號:KTCC 2673/2008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仆街差佬, 同大陸公安一樣, 打人仲話俾人踢下陰. 仲有, 我都唔相信長毛同陶君行襲警, 希望幾個月後o係法庭上一樣有一個公平o既審理.

1 comments:

angela said...

打人仲話俾人踢下陰. 仲有, 我都唔相信長毛同陶君行襲警

fuck these cops